鸥阳

完美 第四章


俏咪咪地问小伙伴们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毕竟我是个翻车高手。生无可恋jpg.
可能这章完了以后下一章就会有副CP出现。
“17号,就等你了!“
“就这样了,妈妈,我在下个月可能会回一趟家。顺便看看马特奥和西若。我买了圣诞节礼物——祝你跟弗兰克叔叔幸福。”蒂亚戈匆匆地挂了电话,一路小跑跟了过去。
“蒂,这次的比赛是对战切尔西的,我向主教练争取到了一个机会,下场剩十五分钟的时侯还你上去历练一下。“阿森纳的队长,当年的小胖墩戴维,哥俩好地揽过了漫不经心的蒂亚戈,趁主教练不在的时候跟竹马咬耳朵。
“嗯……“蒂亚戈总算是应了一声。作为一个战绩平平的替补,坐冷板凳已经成了他的家常便饭。要不是有内马尔梅西等人的照拂,蒂亚戈恐怕早被卖走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抑制自己的实力,或者总是提不起劲来。每次在队伍中穿梭,他都会收到“敲啊,他是梅球王的儿子”的复杂的目光。他想要冲破束缚自己的茧,却无意成功,只能让自己浸在痛苦和平庸的深沼里。
他百无聊赖地戴上耳机,靠在替补席的位置上忍受球迷们疯狂的呐喊助威。他只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不就好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下半场,机会就来了。
切尔西3:1阿森纳,看起来胜局已定。
戴维正垂头丧气地跟主教练卡梅隆讨论什么,上半场的阿森纳运气非常不好。不管是传球还是长射,毫无例外以失败告终。除了科恩的一个点球以外,阿森纳的球员甚至没什么机会闯进禁区。这主要是因为对方的教练是一个穆里尼奥的疯狂崇拜者,最擅长不过的就是摆大巴,再加上今天身为主力之一的本哈明因为发情期休假,戴维又因为腿伤要休息两场比赛,没有了领头羊的整个阿森纳对原本旗鼓相当的切尔西毫无招架之力。
蒂亚戈摘下了耳机。看起来卡梅隆主教练也对这场比赛放弃了希望。反正切尔西在联赛的积分排名榜比阿森纳少了7分,这次比赛就全当是给替补练练手吧。戴维挥舞着手喊着蒂亚戈过来,蒂亚戈轻轻地咂了咂嘴,内心默默的鄙视了一秒像人猿泰山似的竹马,然后拖着步子走过去。
那个是新人嘛?看起来阿森纳已经完全放弃了希望了。切尔西队员们嘀嘀咕咕。
好像是梅西二代吧!听说是一个进球不过三的烂替补。
下半场的比赛,切尔西队果然开始采取防守的措施,正更让阿森纳队有苦难言。蒂亚戈一边徘徊在边缘,队友不给他传球,让他有点无奈。突然,他看到了一个好机会:科恩被切尔西的后卫团团围住,进退维谷,但是在他的后方,艾什旁边恰好没人!蒂亚戈看起来优哉游哉,实则轻巧的从切尔西后方灵活地插入,切尔西队员没有注意他,可能是蒂亚戈看起来乖巧无害。 蒂亚戈冲科恩比手势。科恩是目前球队里年纪最大的球员,对蒂亚戈是除戴维本哈明以外,对他最和善的人。蒂亚戈坚信他能看懂自己的暗语。
果然,科恩犹豫了一下,迅速把球回传给了艾什,艾什想都没想凭直觉传到右前方,被恭候多时的蒂亚戈顺利地接住,此时,蒂亚戈前面局势大好,他想都没像,足球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冲球门!
那一瞬间,整个球场都安静了。蒂亚戈拨开愣在那里的人群,慢慢地往回走。然后……阿森纳的队员向叠罗汉似的疯狂地扑向娇小的Omega,“蒂亚戈·梅西创造了奇迹!好一招声东击西,阿森纳扳回一局!虎父无犬子!阿森纳队重燃希望!”
蒂亚戈静静地看着为自己疯狂呐喊的人们:他们,是我的子民。一个奇怪的念头,充斥着他的胸膛,令他喘不过气来。
紧接着,阿森纳迅速扭转败局,蒂亚戈在抓住切尔西中卫的失误,连过五人,足球轻巧地在他脚尖穿梭,再给第五个对手一次穿裆过人后,蒂亚戈一记长射:球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绕过了守门员的手指,球进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蒂亚戈长射的时候,切尔西队员一是怒火攻心,铲倒了担心蒂亚戈的,想要补射入门的科恩。
阿森纳获得一个罚球的机会。
蒂亚戈看着那个高大的人墙,犹豫了几秒,走到科恩面前,想争取一个点球的机会。
科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挑挑眉,把球让给了他。反正就算点球失败比赛还剩15分钟,切尔西也不可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蒂亚戈深吸了一口气,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球门前的诺坎普国王,斜阳歪歪地挂在天边,五彩斑斓的余晖想王袍似的披在统治巴萨多年的国王身上。
“ 你注定卓越,儿子,“他说,“因为你是梅西。”
现在,他从未如此真切地感受过,那袈裟被旧皇加冕在自己身上,他忘记了悔恨,忘记了屈辱,目之所及,唯有彼岸。
带他再回过神来,只听见排山倒海的掌声。连切尔西的主教练,也起立为他鼓掌。队友们把他拥入怀里,戴维紧紧地搂住了他,巴西可可味的信息素呛了他满口。他僵住了身子,切除性腺不代表不会情动。Aphla触到了梅西的底线。
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回报了对方。
蒂亚戈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英国曼切斯特的一所风景优美的别墅中,一位赤裸着上半身,只为了条白色的浴巾的男人舒展着古铜色的肌肉,那狭长的、附有压迫感的眼睛犀利地盯着屏幕,。在他的后方,贴着一张巨大的海报,上面写着:“罗纳尔多,垄断时代的霸主,荣获2029,2030年金球奖!”他叹了口气,将健壮笔直的大腿架在了茶几上。一声低沉的自言自语响起:“小豹子……没想到,这么快又要见面了。”

完美 第三章

“我不需要成为弱者,我不需要!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任何人也无法干涉!爸爸……我知道您是个很伟大的球员,但是我无法向您一样,在足坛上加冕,然后找到真爱。我不能让我所爱的人受到伤害……像妈妈一样。”
蒂亚戈叹了口气,把电话挂了。时光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六年了,当初在游轮上的记忆却依然清晰而残酷无情。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自己的爸爸,在采访的记者与媒体前,宣布自己的Omega身份的时候,那种寂静无声的、压抑的感觉。那群Aphla瞪大了眼睛,仿佛就在看一个怪物似的。
而那个夜晚,他到现在才知道,那种马黛茶和红酒交织在一起的气息,还有缠绵悱恻的身影,沙哑的喘息和哽咽地哭泣,昭示着一方对另一方的背叛。虽然在后来,他知道那是一场被逼迫的意外,但这也没办法阻挡他对Omega这个性别的厌恶。尤其是在和妈妈安东度过的四年时光,他在闲余的时候听见亲戚们说起Omega的一些事迹,他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吧在家当个家庭主妇当成光荣的事,成为权贵(因为Omega很稀少,所以有一大部分都被当作珍稀动物一样保护起来,请自行脑补)的易碎玩物成为了大部分Omega的理想。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爸爸那么幸运。
他滑倒在了沙发上,戴上耳机,把声音调到了最大,他请求医生的帮助,将他的性腺暂时切掉了。直到现在,那种生长的疼痛混合着药物带来的麻痒让他的肌肉绷的酸胀。今天,是他独立的日子,他告诉了爸爸他的决定,对方听到他切除性腺的事,语气中透出的震惊和伤心像锥子似的刺得他生疼,
想到这里,他犹豫了许久,按下了语音:“爸爸,我………不该提起的,对不起。我……爱你。希望你一切还好。………替我像克里斯蒂安叔叔问好。”
他点击了发送,已送达的清脆的提示音令他如释重负。他顺便点开了妈妈的Facebook:动态显示中,女子揽着大胡子光头男人笑的非常灿烂,他们的身后,是碧蓝色的,海天一色的美景;和平鸽扑棱棱地废弃,烈阳为幸福的人们披上金色的袈裟,下面的标注,耀眼的动人心弦:我,幸福的我,大胡子弗兰克,在海边。
蒂亚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把手机关掉扔在了一边。他随着歌曲的调子哼了起来:“I'm a Ferrari pulled off on Mulholland Drive
,Over the city, the lights are so pretty from up here,I'm a Ferrari and after the party is done,I keep on going, missing the moments………”
夜,还很漫长。孤独的人,与他的影子遥遥相望




完美 第二章

今天爆更,求表扬。QAQ

     说实话,蒂亚戈内心深处,对他的爸爸总是有一种无可抵御地迷恋和崇拜。 从记事起,每当他被妈妈抱在怀里,看着那个灵活的身影在高大的球员中穿梭,为巴萨贡献一个又一个进球。

      很多人说,梅西是巴萨最耀眼的一颗明星,蒂亚戈深以为然。他最敬爱的父亲,是一个Omega,这是他的家人们死守的秘密,却也是蒂亚戈最为他骄傲的原因——虽是一个弱者,却战胜了数以百计的王者,站在了足坛金字塔的顶峰。即使是现在,他被爸爸牵着小手,穿梭在豪华游轮的人群中,他怯怯的躲在父亲的后面,仿佛他就是他的港湾。

     :“哟哟,里奥,你终于肯把小家伙带过来了啊。”说这句话的肯定是内马尔叔叔,蒂亚戈心里面无表情😑的吐槽,只有他才会把巴西的民族风情在一句油嘴滑舌的问候中展现的淋漓尽致。真是想不明白,明明是两个那么不合拍的人,是怎么成为好友的。难道是巴萨更衣室神奇的队友爱?同时在心里吐槽的,还有同样想跑,却被自家爸爸死拽着不松手的戴维小团子。

       梅西只是温和地笑笑,露出可爱的酒窝。他转而看向内马尔牵着的,好奇地四处张望的小家伙,然后轻轻拍了拍蒂亚戈的肩膀:“hijo,去跟他打个招呼吧。”

        戴维这才注意到蒂亚戈,那个被好闻的男人护在后面的皮肤白白嫩嫩,眼睛像褐色的琥珀般好看的小男孩儿。他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保护欲和兴奋感涌上心头。蒂亚戈撇了撇嘴,被男孩一把抱在怀里。戴维•用熊抱证明了什么叫实力作死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矮自己一头的眼睛水灵灵的小男孩来了一个麻利地过肩摔。整个人傻傻的坐在地上,都忘记了哭。谁来告诉我,这么小小的一只,怎么那么凶残——论•被扮猪吃老虎的小团子暴揍怎么破•一脸懵逼•戴维。

        Opps!蒂亚戈暗戳戳地愧疚了一秒,这招是爸爸当初向他们家的厨子的一个中国朋友学的,叫……跆拳道来着。当初妈妈怀着小西若去外婆家了。爸爸刚好在冬休期,又头疼于带着他和马特奥两个小鬼,干脆父子三人一起修行了。这是他们仨儿的小秘密,毕竟妈妈说那是不务正业的东西,没想到在今天……穿帮啦。

        蒂亚戈很委屈,谁让那货看起来像把自己闷死啊,你以为谁都像他一样壮得头熊似的!

         刹那间,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无论是皇马还是巴萨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呢。只有梅西迟钝的没有发觉连对面的内马尔表情都变了,还在真诚的道歉……好吧,加炫耀。:“对不起啦,内,不过戴维应该不会很痛,毕竟蒂亚戈没使上力气,小孩子不懂事,不过……” 

        “你你你你你…………教的?”内马尔说话都不利索了,只求了能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例如外星人抢走了我儿子教了他十八般武艺什么的。但梅西只是困惑地眨了眨眼:“呃……我觉得…………这很正常……吗?”看着队友如纸般的表情,他疑惑地扬了扬语调,看起来单纯又无辜。

          “起来啦!你这样子,算什么男子汉!”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蒂亚戈和戴维同时诧异的抬头,看见一个人强健有力(请以小孩子的视觉)的、麦色健康的皮肤的男孩不知什么时候、穿过人群,一把将坐在地上的小胖墩拽了起来。他看起来很帅气 ,蒂亚戈默默地想着,他不得不仰着头看他,想一头矫健的狼。

       “你好,我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你真好看。”对方看蒂亚戈不说话,便主动打了招呼,看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句赞美脱口而出。

         “你……”蒂亚戈被前一句话取悦了,被后一句话气到了,他红着眼睛,想要哭出来的样子气呼呼的说:“你才好看,你全家都好看!你这个发胶脑残,我这是叫英俊潇洒!”

         Opps!好想把爸爸平时吐槽某著名球星的话用上去了…………

          …………来自闻讯赶来的C总和知道儿砸搞事情的某梅

         为了挽救尴尬的场景,蒂亚戈违心地给了看起来伤心不已的罗纳尔多一个爱的抱抱,安慰他说:“你也不要难过,你比爸爸说的那个自大愚蠢大爷似的智商欠费情商卡带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比洛克还不如的哈士奇发胶控制狂魔好多啦。”说完,还营造氛围似的干笑了几声。

        ………!^_^# ——来自我好像知道了什么的C总

        …………QAQ ——来自我只是想暗戳戳的吐槽一下却被熊孩子卖了的梅西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梅西😄 ——来自瞬间炸裂的巴萨众人

        😂😂😂😂——来自没良心笑到死的皇马众

        一时间,气氛蜜汁尴尬😅

完美 第一章

一直很想把自己脑补了很久的一个梗码出来。
跟小段子一样,有CM,有皮法、哈内、瓜鸟克劳迪亚双子(可能吧)等
ABO设定,主子二代,由政府配对梗,不是很擅长写足竞,多多见谅哦。

“就是因为我是一个Omega,就得呆在家生孩子吗。”
“我想念绿茵场上的感觉,我不确定梅西伟大的球员,但……他是个好父亲。”
“我注定卓越,因为我是梅西。”
很多年以后,垒断了一个足球时代的球员之一——蒂亚戈·梅西,终于能够坦荡地谈起自己的感悟,终于能够放下一切,对身份、对职业生涯、对……感情。他在闪光灯下接受展览,用来自帝王的星光温暖足坛的夜空。
蒂亚戈常常想,如果,如果他不是Omega,他的人生轨迹,会不会改了航路,或许,没有那么曲折坎坷,但是他知道,如果那样,他和另一个神,注定会像彗星各行其轨,遥遥相望。
故事的帷幕,在蒂亚戈十八岁的时候拉开,但伏笔,早在他十二岁时候埋下。
十二岁的时候,世界上发生了一件大事。联合国公布的2024年全球Omega总数显示,世界上的Omega下降到11万人。由于出生率中Omega的贫瘠,过量的Aphla和Beta让较弱的Omega物种濒临灭绝。政府作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进行AO之间的强制配对。禁止Omega与其等级不等的Aphla及其他BetaOmega结婚。
蒂亚戈并不觉得这件事对他有什么影响,毕竟他还没分化,但是他的父母都是Omega,所以他一定会是一个Aphla。然而,父母的愈来愈频繁的争吵不休令他感到非常不安。母亲看起来总是伤心欲绝,他还得护着弟弟马特奥和西若不受父母暴躁的信息素的影响。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蒂亚戈缩在被子里,偷偷地盯着门缝外,那两个曾经如画的剪影如今像两只刺猬,不惜把对方扎的遍体鳞伤。安东内拉的语调很尖锐,与此相反的,是爸爸低沉沙哑的,疲倦不堪的声音:
:“我受不了了,里奥,为什么我们非得吵吗?”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我的体检表呢?安东?我和你,不管怎么样,都会是一起的,你让蒂亚戈怎么办?马特奥和西若呢?”
:“我知道了…………因为你是A级的Omega,别问我怎么知道,整个新闻界都在播报——你跟我说这是谣言,,但你甚至没有勇气告诉我,你是世界上仅存的5个Omega!
我们注定要分开,里奥,跟你在一起,我会有压迫感。你的强大,刚好彰显了我的软弱无能。我并没有像你一样赞同柏拉图式恋爱,我也渴望被标记,但你太温柔了,温柔到我可以天真地认为,我们没有共同话题没关系,我们没有灵魂的契合没关系,只要我们有孩子,有爱,就足够了。
可笑的是,直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认政府是对的。它让我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被你像银河包容流星般溺死在虚伪的幻想里。”那一瞬间,妈妈说的很温柔,很累,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别再说了,安东,别再说了。”爸爸看起来很颓丧,苦涩的马黛茶气味颤巍巍地萦绕在压抑的空气中:“这件事等我去巴萨皇马的访谈节目回来后再谈吧。我会带蒂亚戈去的。”
蒂亚戈模模糊糊地听见,脚步窸窣的声响,他把脸埋进了被子,默默的哭了。迟钝如他,也知道,这个家,要散了。













下一章迷你和蒂亚戈就要见面啦。皇萨也是哟。望同好们留言和红心
本文HEHEHE强调三遍!

丢一小段CM的小段子(迷你和地瓜的)

试试文风吧。有喜欢的同好可以点梗哟!
设定为ABO,由政府配对
蒂亚戈上前一步,刚刚好和对面的女士错开了一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擦过,带着疏离和一点点的冷漠,却让她怦然心动。
:“以上为想象力丰富(胡思乱想)充满丰沛情感(满脑子娘们似的罗曼蒂克)的克里斯精密推理(捕风捉影胡说八道)。你有什么感想吗?”小梅西先生在对面那个舒适地躺在海滨沙滩椅上的、张开古铜色的双臂大晒肌肉把帅哥面前搅了搅碧蓝色的lemon鸡尾酒🍸,在忽视了美男裸身诱惑后,平淡地(呵呵)打听一下竹马的意见。
:“好吧……我承认,小克里斯是个热衷八卦并善于宣扬的人。”戴维懒散的释放着自己巴西可可味的信息素,但对面那个肤白貌美身娇体软易推倒(大误)的柠檬味Omega似乎并不受影响,带着迷茫的表情疑惑地瞅着他,:“但我真的不认识她!而且她只是让我在内衣上签个名而已,就让性格开朗的罗纳尔多先生像个怨妇般到处说!”
“…………”戴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求求上帝放他去找善解人意莎乐美吧!他该怎么告诉这个迟钝中的极品那货暗恋他啊!”
“或许………身为你的队友,他关心你是因该的。”原谅他强词夺理。
“哦……”蒂亚戈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沉思着的表情,柠檬薄荷味的信息素萦绕着,过了好久,久到戴维已经脑补出一段我爱你你不爱我你爱她她爱我的八点档情感大戏——罗纳尔多荣获最悲情备胎是,那句带着薄荷味的一句话轻飘飘的飞进他耳里,然后炸响了平地惊雷:“那………他真是个好人。”
完蛋了。戴维想。史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想上你的好哥们,但他却给你发朋友卡。

【玫瑰花蕾】手(下)

     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我看着花店里的玫瑰,骄傲的盛放着,脸庞还带着娇媚。我看着挂在花瓣上的水珠,仿佛是我的泪珠。

      从镜子般晶莹透明的水珠中,我看见了那只手,准确的说,那是两只紧紧扣在一起的手——同样的玫瑰,十指相握,仿佛没有什么可以把它们分离。

      那个男人,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带着友善的微笑,眼角泛起细微的皱纹。他的身边是一个棕色卷发,瘦削而又锐利的男人,他正在以一种温柔的目光,固执地将爱人锁进自己的眼里。逆光下,他们美好的想一则虚拟的童话。

      “您好,能选一枝新鲜的玫瑰吗?”金发的男人说。

         在我眼里,他仿佛成了那个我梦中的温和的男人,低沉的笑语在胸腔里震动,对我说,

        “我的宝贝基蒂,能选一只新鲜的玫瑰吗?”

        “好的爸爸。”我轻轻的喃喃道,声音仿佛是疼的轻微抽气。

          接过我手上那只出嫁的玫瑰,金发的男人把它放在唇边短促的亲吻了一下,然后满怀爱意的将它凑到爱人的唇边。

        “芬芳的香气,詹姆,你觉得它好闻吗?”

        “唔......奥格,拿开点,我对花粉过敏。” 卷发的男人害羞地别过头去,在金发男子的大笑中烧红了耳根。

          “You are my rosebud.”我轻轻的笑了,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昨晚的那句缱绻的爱语。

             我的眼角酸涩了。

             “你是我未绽放的玫瑰花蕾,小基蒂。”他也是那么温柔,花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细碎的银光。

             END

【玫瑰花蕾】手 (上)

警告 人物ooc,有偷窥梗,恋父情节,原创女主。
先看故事梗概吧,各位小花苞,有任何不适者请退。
真的,这对冷到北极圈,好吧,下那么一点点,可还是好冷啊,只好自割腿肉。



梗概 在绿洲,有一个小镇,叫忘忧镇。花店小姐姐基蒂爱上了酷似自己父亲的男人,莫罗。然而,再一次偷窥中,她被另一个男人宣誓了对莫罗的主权。
这里馆长年轻版,虚拟世界性爱,别问作者怎么做到的,哈利迪npc,天哪,这是非常不科学的描写和设定,认真你就输了。

以下正文
从这个不大的孔洞中,能清晰地窥见一只手。
手是搭在洁白的床单上的。从这个被刻意凿出的,不太光洁的孔洞中可以看见,那微麦色的皮肤,骨骼分明的手:那修长的手指,微颤......
孔洞是前代主人为了满足一些癖好开发出的遗骸。小镇是绿洲中再普通不过的小镇,居民是再正常不过的居民.....
唯有邻居。
邻居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笑起来太阳般温暖,每天,他都会去我的店里买一朵鲜红的玫瑰。
他的身材真好,弯腰选花的时候腰绷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他的眼睛真温柔,仿佛带笑;他的浑身在发光,走路时皮鞋的敲击声是最美的乐章。
我看着他向我走来,仿佛记得在遥远的那个下午,我的父亲,把我的手攥在他的手里,雨中漫步,伞顶在空中笼着一层金光。
那只手,打破了所有的旖想—四指,那个精致的玫瑰戒指,唯有这只手,仿佛隐蕴着奢华又忧伤的玫瑰往事。
现在,那只手颤抖着,指尖与床单艰难地纠缠在一起—墙那边,压压抑抑的喘息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若隐若现,欢愉却痛苦。玫瑰花蕾在为谁绽放呢?我的神经颤抖着,身体的骨与肉打着架,撕扯着,鲜红的心脏尖厉地呐喊:“他被打开了!他—被—吞噬—了........”
雨,还在下。闪电刺破了云层,呼啸着劈开透明的窗户,戳中我的心脏。手,那戴着玫瑰戒指的手,从指尖烧起一团火,修长的手指,染着红的手指,泛着害羞色泽的手指,猛的蜷起来,又软软垂下。我在漩涡中沉浮,愤怒与悲哀是晦暗的色泽。
蓦地听到一声拔高的长叹,伴着一声“詹姆!”,那溅在手指上的白液,和带着哽咽的求饶,然后,伴着一句陌生的,低沉的爱语,另一只手,苍白的,修长的,另一只手,缠绵地覆了上去。
那一摸一样的玫瑰戒指刺痛了我的眼,我挣开那段压抑的空气,踉踉跄跄地扑回我的洞穴。
我要舔舐我的伤口。我的手,还是稚嫩的,我的玫瑰还是青涩的。懵懂的感情就这样被玫瑰的尖刺,刺穿了。
雨停了。
TBC


作者是用手机码字啊, 异常艰难,后续要等会再码了。
抱歉哈利迪只出现了一双手!

上梁不正下梁歪 4

  • 余山安静地靠在车座上,此时他的元神正站在一扇朱红色的大门面前。大门雕刻着繁复的图案,祥云漂浮,走兽奔走,光怪陆离。余山沉默了好一会儿,伸手,立掌,平推。

  • "吱呀——”门开了。里面是一片广袤的空间。正中是一汪湖水,湖东是一排排高耸入云的药柜,药材的芳香似真似假的飘散开来;湖西则是一竖竖雄伟的书架,一靠近,便能听见悠悠的古音谣吟。

  • 余山走到药柜面前,平摊手掌,倒末三层的柜子开了,里面空空如也。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是该回去补充药材了。

  • “滴——”一阵猛烈的摇晃。余山睁开了眼,凝定心神。他看到那位质如芝兰的高雅女子正定定的盯着他。他开口道:“女娲大人,”

  • “我们到了。”

  • 紧接着他推醒了余海。

  • 女蜗看着黑发的少年牵着迷迷糊糊的白发少女的手,将她带入学校,心情五味陈杂。

上梁不正下梁歪(3)

       这本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在时织界,在杨柳依依、姹紫嫣红的河岸旁,高耸的教学楼里书声朗朗——这么一看,只是个普通的学校,在初一某班的教室中,孩子们谈论着放假的事情,无不兴高采烈。

       “喂,我说,余海,你是怎样成为体霸的?真是羡慕死你了!”青色连衣裙的女孩儿不满地嘟了嘟嘴,摇着旁边昏昏欲睡的银发女孩。“憋烦窝(别烦我)”银发女孩含糊不清的排开了对方的手,粉红色的耳机随着头发微微晃动,“吕娲,泥又不是不造,这是天生的啦。。。。再说了,体育好有毛用啊,还不是。。。。你怎么打我!“她猛地直起身来,两眼喷火地瞪着前上方扔粉笔头的男生。

         该男生默默的想起三个星期前被这个女孩揍进医院到现在还下不了床的弟兄,一股寒意窜上了脊背。他支支吾吾地指着门口的身影,对余海说:”班、班长。。。。。你哥找你。“

         余海瞬间懵圈:”他?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找我干什么?“她狐疑地把目光转到门口站着的男生身上:黑色的短发被光晕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辉,他的眼眸微垂,整个人虽静静的立在那里,却有一种悠远流长的气势。

        ”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余海在心里默默地问道。

         那人似乎忽略了她不耐烦的语气,低沉的笑声在她脑海中响起,带着一丝丝。。。。同情?!:”余海。。。。我只想告诉你一声,一’把耳机带好,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二,今天是爹爹和父亲来接,你最好为三星期前的事情做一点准备“

         ”什么?“余海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呆在了原地。要知道,在他们之前,都是女娲姐姐来接他们的。。。。。否则,她的恶劣实际是怎么瞒过去的?三星期前,她忘带了元神箍,一下子不知轻重,把同学打进了医院——这下好了!她用求助的目光望向门口,却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光影。

         该死的余山!就不知道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道理吗?

        

【山海】上梁不正下梁歪 1

作者说明 这里有娃 避雷!
人物OOC, 轻喷!
有关时织界描写有些不规范请见谅。















你能看到这说明你接受了【滑稽】
清晨。
黄鹂鸟的鸣叫,如宋词那凉凉的韵脚,又如元曲婉约的叹词,携着光与雾,轻轻巧巧探进窗里,洒在男子沉静的脸庞上。
山醒了。
他怔愣半晌,往腰上一探,不出所料摸到一双环得结结实实的手。他有些费力的侧过头去,又是不出所料,瞥见华发男子熟睡的容颜。
他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过多少遍了,睡觉要规规矩矩,但那个人就是不听,还一脸满不在乎的(让山很想一元神饮料砸过去)表情嚷道:“我和你谁跟谁啊!”
算了,这样也挺好。他小心翼翼地扳开腰上那双手,将自己的枕头塞进那人怀里,帮他掖好被角。着好衣装,再次深深凝视那人的容颜。山觉得脸上有些发烧,自从和那人在一起之后,自己就越来越煽情了。
但是,他还是俯下身去,在那人的额上落下一个吻。
“早安。”
那人的名字随着喟叹逸散在空中,
“海......”
过了三个小时。
海打着哈欠走出来,就看见尾巴泪眼汪汪地趴在桌子上,一边拼命眨眼睛一边向山抱怨,
“山先生,这不公平!!!!为什么尾巴要那么早起海哥哥却能睡到自然醒!!!”

(应为他昨晚太累了。~%^_^%~)
山巍然不动。看到海来了,他的表情才松动了一下。海狠狠地揉了下直报怨“偏心”的尾巴的头,一边得意洋洋地说爷就是有那资本。
山看他们一大一小胡闹,满脸黑线地将他们俩分开,然后指着长椅上摊着的东西对海说:
“都多大年纪了还和尾巴幼稚,把这套衣服换上。”
海一瞧,是一套......很不符合山的品味的,格子衫和牛仔裤。
“..........别这么看着我,我又不是美国队长一样的老年人。换上,我们要去时织界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