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朦胧之爱

第二章迷醉(丹尼尔斯视角)

 

我是在一片曦微的霞光中醒来的。在梦里,Walter帮我建造了一个小小的木屋,在湖边,伴着金黄的霞光。早晨,我赤着脚,走出长着菌子的木屋,新生的小草挠的我的脚很痒,我来到了湖边,田纳西在里面养了几尾小鱼,朝霞,为站在湖边的Walter染上了一层金边。

      醒来的时候,大概是清晨,宇宙之间寂静的可怕,我被绑在实验台上,周围寂寥无人,只有眼前的一具完完全全的被解剖开的尸体:他静静地漂浮在我对面的培养皿上,那是田纳西——他里面的骨骼和内脏消失的一干二净,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他曾经历过怎样的酷刑;又或者说,帮David培育出一个如何完美的生物——异形。我挣扎着想坐起来,却发现在离我脖间3cm处的地方,悬挂着一只细小的针管,那是一个很精确的距离,只要我稍稍动弹一下,针管里的黑色的、游动着的病毒便会瞬间把我吞噬。

      一阵急促地喘息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在尽量不碰到针管的情况下微微抬头,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

Walter被David半压在透明的实验室的玻璃上,他并没有看见我,或者说,他的目光是无神的;他的眼眶有点红,人造的生理盐水在他英俊的脸上留下了暧昧的痕迹。他似乎刚刚哭过,有点肿的嘴唇似乎昭示了那是一场怎样的性爱;他的手指颤抖着撑着地面,或许是有点支撑不住了,他有些哽咽着对在他身后动作的David8说到:“我。。。我不喜欢。。。啊。。这样的。。。。感觉。。。”“说谎也是一种人性的表现,My brother.”David8笑了起来,他暗蓝色的眼睛若有若无地扫向了我,顿时,一种可怕的想法是我的全身发冷。

他再次深深地埋入了Walter的身体,在对方微微仰头,发出低低地呻吟和哭泣时,勾起了对方的下巴,迫使他看向我这一边:“你最爱的丹尼尔斯,是否也认为你不喜欢呢?看,她惊愕的表情,是多么的无助和可怜啊!”

Walter的目光看向了我,充满着惊愕和快感、混着一点点羞耻,将我的心脏彻底地击碎了。我不顾一切地直起起了身子,却没想到那个针管深深地刺入了我的皮肤——一种窒息的感觉席卷而来,我无意识地咕哝了几句,便沉沉地睡去。

(以下转为第三人称)

Walter知道,David是故意的,谁会这么巧,将实验室调制室温,又将黑水悬在丹尼尔斯的脖颈上呢?当听到丹尼尔斯含糊不清的吐出“叛徒。。。。”时,他的内心竟然只剩下了一种冷漠的麻木,和平静。但或许是因为条件反射,他还是费劲地睁开David的怀抱,按下了瞬间冷冻。我对她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是职责吗?。。。。还是爱?混乱的思想占据了他的大脑,他迫使自己不去看David那饶有兴味的目光,兀自逃离。

David看着他踉踉跄跄地、狼狈不堪的背影,微微的笑了,眼眸闪过一丝喜悦。他优雅的清理好自己,然后走到实验室前,想按下解冻键。

“权限不允许——请输入船员Walter的密钥。。。。”当冷冰冰的机械音响起时,David知道,他们算是打成了平手。

“My brother,总有一天,你会对我说实话。”仿生人的眼眸,暗如漩涡。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