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探戈(二)
eril默默地伫立在拍卖会的二楼,晕黄的灯光混杂着红绿蓝的色块,浑浊的漂浮在他的四周。灯光柔和的支撑绚丽的裙霞,为他笼罩上了一层圣光。他的表情柔和,似乎在默默地思索着什么,连棱角都被消磨了不少。目光极尽之处,一个戴面具的男人向他踱步而来。
Erik的眉毛微微挑起,他嗅到了一股很淡很淡的香气,若有若无的,撩动着他的理智。那个男人走到他的跟前:他看起来个子不高,有一种秀气乖巧的意味儿,但若仔细观察,便会知道他绝不像表面看起来柔弱可依,隐隐的气场似乎是他所专属的,洞悉一切的强大。他微微举起酒杯,红色的液体美味得瘆人。
Erik默契地跟他碰碰酒杯——这是双方有兴趣要谈的意思。那个男人柔和的声音不急不缓地想起:"Mr.Magneto,你似乎注意了我不少的时间?”Erik蓦然发觉,他盯着那个男人太久了。他看着对面的Logan和镭射眼极不和谐的姿势,因为两个人都跳男步,以致于这看起来更像是打架;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抿了一口辛辣的白兰地。
“让我们打个赌,怎样?”他盯着那个男人面具下的蓝眼睛,哦,是那样的美,仿佛像光滑的丝绸,缠绵却又带着甜蜜的清凉,无声无息的魅惑着,包容着。他勾起一丝笑容,抛出了诱饵:“对面正在跳舞的两位男士,我认为戴岩浆面具的男人会先获胜——他不会跳女步的。”
    “嗯。。。好主意。”对方似乎在认真地思考,也胜券在握的笑了起来:"我赌否。“
猎杀的游戏,似乎拉开了序幕;王者的逐鹿,谁能夺得桂冠?

探戈(三)
“天啊,是谁那么大胆,竟敢跟镭皇比武——那个年轻人太大胆了,都不知道凤凰一直是镭皇称心如意的伴侣。“低低的、絮絮的私语像一层若有若无的轻纱,伴随着人们赞叹的、惊讶的、或鄙夷、或称赞的目光轻巧地覆盖在舞台中心的两个男人身上。Scott有一些漫不经心,事实看来,总有一些不识好歹的鬣狗会抢他的货色——那边的一个戴着金色面具的年轻人,正趁此机会向Jean大献殷勤。他的精神微微飘忽了起来,似乎想到了很多事情:一切看起来疑点重重,那个该死的男人一定是新贵族,否则下场会像那个向他的女人大献殷勤的猢狲一样,不仅会家破人亡,连命都会赔进去的;charles似乎跟那个男子相谈甚欢,但我分明嗅到了一丝博弈的气味。。。。。。事实上,镭皇的舞技的确算得上数一数二,但若要对上同样善舞的Longan相比就稍稍有些狼狈,再加上他的一时走神,竟然被Logan带了女步!
   微微灼热的鼻息喷洒在男子白暂的皮肤上,logan饶有兴味地舔了舔上面新增的伤痂,舌头微微上移,恶劣地咬了咬泛起红晕的耳垂。。。。。”Hey,kid,你走神了哦。“低沉的嗓音似乎讽刺的、夹杂着低哑的笑声,混着热气,让镭皇感到颤栗。他的步伐顿了一下,随即配合地随着Logan的步伐旋转,他们贴得很近,皮肤的热度隔着薄而凉的衣物传递,是内心的火焰燃烧了起来——
Logan得意的勾起了嘴角,当他以为他要胜利的时候,Scott的鞋跟亲密的贴了上来。。然后,狠狠地碾压了一脚,随即,音乐戛然而止,镭皇一个后挪挣脱了男子,优雅的深深鞠了一躬。Logan止不住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站直身子。
Logan愤怒地抬头,却只看见一个潇洒离开的背影,男子在逆光中笑得无比讥讽,甚至有轻蔑和不屑。他抿了一口红酒向等候他的凤凰走去,与他的尤物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法式长吻。灯光洒在他红色的坎肩上,似乎无声的、昭示着某种尊贵的权利。
Logan轻轻的笑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