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上梁不正下梁歪(3)

       这本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在时织界,在杨柳依依、姹紫嫣红的河岸旁,高耸的教学楼里书声朗朗——这么一看,只是个普通的学校,在初一某班的教室中,孩子们谈论着放假的事情,无不兴高采烈。

       “喂,我说,余海,你是怎样成为体霸的?真是羡慕死你了!”青色连衣裙的女孩儿不满地嘟了嘟嘴,摇着旁边昏昏欲睡的银发女孩。“憋烦窝(别烦我)”银发女孩含糊不清的排开了对方的手,粉红色的耳机随着头发微微晃动,“吕娲,泥又不是不造,这是天生的啦。。。。再说了,体育好有毛用啊,还不是。。。。你怎么打我!“她猛地直起身来,两眼喷火地瞪着前上方扔粉笔头的男生。

         该男生默默的想起三个星期前被这个女孩揍进医院到现在还下不了床的弟兄,一股寒意窜上了脊背。他支支吾吾地指着门口的身影,对余海说:”班、班长。。。。。你哥找你。“

         余海瞬间懵圈:”他?无事不登三宝殿,他来找我干什么?“她狐疑地把目光转到门口站着的男生身上:黑色的短发被光晕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辉,他的眼眸微垂,整个人虽静静的立在那里,却有一种悠远流长的气势。

        ”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余海在心里默默地问道。

         那人似乎忽略了她不耐烦的语气,低沉的笑声在她脑海中响起,带着一丝丝。。。。同情?!:”余海。。。。我只想告诉你一声,一’把耳机带好,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二,今天是爹爹和父亲来接,你最好为三星期前的事情做一点准备“

         ”什么?“余海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呆在了原地。要知道,在他们之前,都是女娲姐姐来接他们的。。。。。否则,她的恶劣实际是怎么瞒过去的?三星期前,她忘带了元神箍,一下子不知轻重,把同学打进了医院——这下好了!她用求助的目光望向门口,却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光影。

         该死的余山!就不知道唇亡齿寒、兔死狐悲的道理吗?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