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玫瑰花蕾】手 (上)

警告 人物ooc,有偷窥梗,恋父情节,原创女主。
先看故事梗概吧,各位小花苞,有任何不适者请退。
真的,这对冷到北极圈,好吧,下那么一点点,可还是好冷啊,只好自割腿肉。



梗概 在绿洲,有一个小镇,叫忘忧镇。花店小姐姐基蒂爱上了酷似自己父亲的男人,莫罗。然而,再一次偷窥中,她被另一个男人宣誓了对莫罗的主权。
这里馆长年轻版,虚拟世界性爱,别问作者怎么做到的,哈利迪npc,天哪,这是非常不科学的描写和设定,认真你就输了。

以下正文
从这个不大的孔洞中,能清晰地窥见一只手。
手是搭在洁白的床单上的。从这个被刻意凿出的,不太光洁的孔洞中可以看见,那微麦色的皮肤,骨骼分明的手:那修长的手指,微颤......
孔洞是前代主人为了满足一些癖好开发出的遗骸。小镇是绿洲中再普通不过的小镇,居民是再正常不过的居民.....
唯有邻居。
邻居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笑起来太阳般温暖,每天,他都会去我的店里买一朵鲜红的玫瑰。
他的身材真好,弯腰选花的时候腰绷成一个优美的弧度;他的眼睛真温柔,仿佛带笑;他的浑身在发光,走路时皮鞋的敲击声是最美的乐章。
我看着他向我走来,仿佛记得在遥远的那个下午,我的父亲,把我的手攥在他的手里,雨中漫步,伞顶在空中笼着一层金光。
那只手,打破了所有的旖想—四指,那个精致的玫瑰戒指,唯有这只手,仿佛隐蕴着奢华又忧伤的玫瑰往事。
现在,那只手颤抖着,指尖与床单艰难地纠缠在一起—墙那边,压压抑抑的喘息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若隐若现,欢愉却痛苦。玫瑰花蕾在为谁绽放呢?我的神经颤抖着,身体的骨与肉打着架,撕扯着,鲜红的心脏尖厉地呐喊:“他被打开了!他—被—吞噬—了........”
雨,还在下。闪电刺破了云层,呼啸着劈开透明的窗户,戳中我的心脏。手,那戴着玫瑰戒指的手,从指尖烧起一团火,修长的手指,染着红的手指,泛着害羞色泽的手指,猛的蜷起来,又软软垂下。我在漩涡中沉浮,愤怒与悲哀是晦暗的色泽。
蓦地听到一声拔高的长叹,伴着一声“詹姆!”,那溅在手指上的白液,和带着哽咽的求饶,然后,伴着一句陌生的,低沉的爱语,另一只手,苍白的,修长的,另一只手,缠绵地覆了上去。
那一摸一样的玫瑰戒指刺痛了我的眼,我挣开那段压抑的空气,踉踉跄跄地扑回我的洞穴。
我要舔舐我的伤口。我的手,还是稚嫩的,我的玫瑰还是青涩的。懵懂的感情就这样被玫瑰的尖刺,刺穿了。
雨停了。
TBC


作者是用手机码字啊, 异常艰难,后续要等会再码了。
抱歉哈利迪只出现了一双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