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完美 第三章

“我不需要成为弱者,我不需要!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任何人也无法干涉!爸爸……我知道您是个很伟大的球员,但是我无法向您一样,在足坛上加冕,然后找到真爱。我不能让我所爱的人受到伤害……像妈妈一样。”
蒂亚戈叹了口气,把电话挂了。时光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六年了,当初在游轮上的记忆却依然清晰而残酷无情。
他永远不会忘记,当自己的爸爸,在采访的记者与媒体前,宣布自己的Omega身份的时候,那种寂静无声的、压抑的感觉。那群Aphla瞪大了眼睛,仿佛就在看一个怪物似的。
而那个夜晚,他到现在才知道,那种马黛茶和红酒交织在一起的气息,还有缠绵悱恻的身影,沙哑的喘息和哽咽地哭泣,昭示着一方对另一方的背叛。虽然在后来,他知道那是一场被逼迫的意外,但这也没办法阻挡他对Omega这个性别的厌恶。尤其是在和妈妈安东度过的四年时光,他在闲余的时候听见亲戚们说起Omega的一些事迹,他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吧在家当个家庭主妇当成光荣的事,成为权贵(因为Omega很稀少,所以有一大部分都被当作珍稀动物一样保护起来,请自行脑补)的易碎玩物成为了大部分Omega的理想。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爸爸那么幸运。
他滑倒在了沙发上,戴上耳机,把声音调到了最大,他请求医生的帮助,将他的性腺暂时切掉了。直到现在,那种生长的疼痛混合着药物带来的麻痒让他的肌肉绷的酸胀。今天,是他独立的日子,他告诉了爸爸他的决定,对方听到他切除性腺的事,语气中透出的震惊和伤心像锥子似的刺得他生疼,
想到这里,他犹豫了许久,按下了语音:“爸爸,我………不该提起的,对不起。我……爱你。希望你一切还好。………替我像克里斯蒂安叔叔问好。”
他点击了发送,已送达的清脆的提示音令他如释重负。他顺便点开了妈妈的Facebook:动态显示中,女子揽着大胡子光头男人笑的非常灿烂,他们的身后,是碧蓝色的,海天一色的美景;和平鸽扑棱棱地废弃,烈阳为幸福的人们披上金色的袈裟,下面的标注,耀眼的动人心弦:我,幸福的我,大胡子弗兰克,在海边。
蒂亚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把手机关掉扔在了一边。他随着歌曲的调子哼了起来:“I'm a Ferrari pulled off on Mulholland Drive
,Over the city, the lights are so pretty from up here,I'm a Ferrari and after the party is done,I keep on going, missing the moments………”
夜,还很漫长。孤独的人,与他的影子遥遥相望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