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瀛洲谈 续一

海客谈瀛洲 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 云霓明灭或可睹
吴邪被张海客拽着,以一种稍微急促的节奏在黑夜里行走。不知不觉,眼前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飞雪,原本的小桥流水人家,也逐渐的模糊不清。此时,黑夜如昼,璀璨的繁星点点闪烁,零零散散地缀饰在天幕中。他们所行之处,却如同走在画廊之中,隔着玻璃看那纷飞的雪花,却与廊内的温暖如春大不相同。
张海客一手拽着他,一手拎着个精致的灯笼,蒙蒙的轻纱透出莹莹的光,倒是和天上的繁星相映成趣。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往前走,路突然又陡峭起来,弯曲曲折的怪石千奇百怪,各争千秋,随着海拔的增高,倒是越来越暖了。枯黄的叶子渐渐染上了枫红,再从叶尖烧起嫩的绿,行至十分钟的路程,翠绿的高大柏木与虬劲有力的奇松错落有致,各显神韵。
吴邪往回望过去,却见陡峭如剑般的山峰重重叠叠,远望是枯松倒挂倚绝壁,近看却是远近高低各不同。云雾萦绕,不知身在何处。啧,真是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吴邪默默地脑补了一下自己迎着初阳的样子,不禁感叹: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个好汉!眼下虽不知道姓张的到底有什么目的,但此景却也平生第一次见。他吴小佛爷连墨脱的雪山蹦极一日游都玩过,现在成了鬼,怕这家伙才怪呢。
大不了做鬼也不放过你。他暗戳戳地想到。
走在前面的张海客步履一顿,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