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壹.红巾翠袖

这里关于京剧和唐装的设定都是百度百科。有bug…温柔地提出来
接下来放文。


繁华的灯城。
一名兰色旗袍的女子面露难色,四下张望,手中的绸布灯笼清清雅雅地绣着兰叶,还点缀着“葳蕤佳节”这四个挺俊的字儿。
过不久,她看到了一位俊秀的男子晃晃悠悠地在人群中穿梭,眼一亮,喊道:“无邪哥哥—!”
远见那男子,只被那手提灯笼迷了眼:和田青白玉作亭台壁,四方镂空镶碧玉佛,隐隐闪烁的玉光下,又透出中心四只象牙九套镂空瓷球;最惊奇的倒不是精妙绝伦的刀工和价值连城的玉料、玛瑙,而是那灯每轻晃一下,就有机关黄金鱼燕儿一般欢快地环着灯笼转,有时还淘气地游上青白玉料的灯柄,啄那主人白净修长的手指。
纵是少女见过几次这奇灯,也不禁看呆了眼。
待青年走近,她方缓过神来,抬眼一瞧,又呆了:一身月白打底真丝织锦唐装,上绣霜色卷曲纹卷叶文桃心团五星花;立领门襟右扣鸭卵青飞海棠红四方扣,延下是那雪白宝相花饰葡萄纽;垫肩暗绣飞燕衔柳,滚边一字水绿色调,配上月白针织鹤鹿同春纹短皂靴;再是那令人如沐春风软玉般俊秀的面庞和宽肩窄腰的风姿,真真如神仙人物。
无邪哥哥……“少女桃面染红,“你今天怎么穿的这么好看?”
青年眼眸含笑,道:“小傻瓜,还不是为了…”
“为了什么?“少女星星眼。
“总之不是为了你,“青年打破了这情深深雨蒙蒙的粉红泡泡,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真*蛇精),“为了你小花哥哥,每次看他的戏不穿好点就会被嫌弃真**穷酸。”
明明顾客是上帝。青年,不,该称吴小佛爷吴邪如是想。
少女“………(确认过,是不想理你的眼神)”
看着少女花栗鼠般气鼓鼓的脸,吴邪忍不住戳了一下。
兰花花:“…… QAQ!”
“好了,不逗你玩了。”吴邪噗的笑出声,右手捋过少女的头发,“这次去找你小花哥哥是要谈正事,自然穿的隆重点。你觉得好看,是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兰花花:“……”假如无邪欺骗了你,不要伤心,不要哭泣,——
因为后面还有更狠的!!(掀桌)
一边走一边看着少女欲哭无泪的包子脸,吴邪摇摇头,到底是小孩子,跟当初的王萌萌挺像的。
一路走,渐渐看到那灯火通明的戏台,台下人不少,台上戏唱了一半。抬脚檐上挂着个粉红灯笼,朦胧得烧着红光,不用说,这就是红巾戏班搭的台了。
花谢花飞飞满天
随风飘荡扑绣帘
手持花蒂扫花片
红消香断有谁怜
取过花囊把残花来敛
携带香冢葬—番
来此已是香冢待我葬起花来! ”
清亮圆润的音破空而来,直直擒拿住看客的心。吴邪听着,觉应是唱“黛玉葬花”。
他蹙了蹙眉,看台上那青衣旦,真是:
乌云发鬓,斜簪着燕子银钗
弱柳风姿,扶不起水蓝素袖儿
红蕊白花,愁怨了桃面粉腮
静如哀草,动如落花
凝神处,秋眸粼波情悸生;
顾盼了,怎一个愁字了得!
“取过了花锄仔细划
轻松的香土掘一番。
回身倒出残花片
好将艳骨葬黄泉
怪侬底事泪暗弹
花谢容易花汗难
—坯静土把风流掩
莫叫飘泊似红颜! ”
那腔调既有梅腔之圆润清甜,又兼黄派的媚意婉转。裙摆水泄微流转,手捻兰花轻点腮,韵白甚美,款款移步,连暖风都随那袖儿摆徐徐吹来一股多情意来。
质本洁来还洁返
强如污浊陷泥团
荷锄归去重门掩
冷雨敲窗梦难全。”
余音袅袅,竟听得台下有人哭出声。
“闲静似姣花照水,行动似弱柳扶风……”吴邪看着台上红妆抚节叹道,“小花的技艺越发好了。”
他再看了会儿,就有一名伙计迎上来,唤了一声“小三爷”,便要带他去包厢。又看着兰花花,迟疑了脚步,吴邪看他一眼道:“我的人。”,便欣然带他们去了。
吴邪轻笑着跟上,这年头还有胆叫他“小三爷”的也就只有解家伙计了。小花这也要挤兑他…还真是…
到了包厢,止住兰花花的东张西望(坐没坐相),吴邪就算着时间等人。闲着没事干,就拿过一边垂着的灯笼,在一块玉版上擦了擦,竟飘飘悠悠显出几个粉红色的大字来:
吴邪哥哥,我……
我……我什么我省略***起来嗨呀!!解小花你敢不敢多说几个字你敢不敢!
吴邪盯着那行特别嘲讽他智商高估他情商的字,露出个很和(feng)蔼(mo)的微笑,缓*缓*抬*头,眼刀往台上一甩——
呵呵,有种你抽风有种你不要玩消失呀。
蛇精病吴笑的可灿烂了。
旁边待着的伙计见状,忙上前一步,“三爷,当家传话,等这场戏过,马上会来见三爷。”
吴邪睨了他一眼,摸着灯笼的手一顿,收了笑淡淡的低头,也没理他,兀自等———
等了许久,没人来。
眼看第二场戏要开始,吴蛇精的面部表情越发扭曲,心里骂了解语花祖宗十八代…啊呸,祖宗十八代不敢骂,脏词儿就直往解连环身上招呼。
蛇精完,吴邪盯着那戏台,心里却认真起来。小花做事排除不靠谱的可能,看那半截短信,是被打断了。
小花早派了人接应他,又传了信儿,不会约其他人……
还能让解家勃他的面子……
是人,还是事?偏偏这时候?
眼眸中漩涡加深,吴邪一下一下摩撒着灯笼面儿,岿然不动。
心中各种心思转了九九八十一弯,最后归为一声意味不明的喉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