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阳

贰 .石秀探庄


人声,突然停止了沸腾;戏,也开始了。
二胡的调儿勾引着吴邪的思绪,…………
这是!“石秀探庄”?!!
先是一出“黛玉葬花”,再来一场“石秀探庄”……解小九爷是遇到了什么沾了血的祸色,要请他帮忙啊?
吴邪的脸色变了三变,一方面思虑几重,一方面又担心发小,挪动了一下双腿,想着要不自己去找小花“打开天窗”。
不过,解家也不是hello Kitty,强龙不压地头蛇;灯城一方又大多是自己的地儿,最近也没收到什么针对小花的或针对解家的讯息;这样的话,那只花应该可以处理好。
扫了眼那行欠抽的短信,吴邪感到额头一紧,莫不是忘了他吧?
呵呵,小佛爷露出个又酸又甜的微笑呢~~
兰花花瞟一眼笑的嗑药似的吴小佛爷,默默地挪了挪座,心想远离吴邪,珍爱生命,人人有责;
吴邪戏精,正常人从我做起……(好像哪里不对)这么好看的戏,无邪哥哥都不看一看,网瘾青年一样抱着灯笼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真是没救。
小哥哥真俊俏。兰花花以第一宇宙速度逃离吴蛇精的磁场,看着台上神采飞扬的石秀,咽了咽口水。

黑衣的小哥哥念“英雄自古负渔樵”时,右手扁担一横、急蹁左腿、左手竖于胸前表示赞美(自己),随着“樵”字音一拖,微微摇头,面泛喜色。又念“凭俺斗大姜维胆”,小趱步,两膀向外 圆撑,作了一个斗大的动作,随踏左步,由右向左涮腰,左拳高高升起,弓步一亮,表现出英勇无畏的气魄。再念到“龙潭虎穴走这遭”时,急向前扑身探海,接着变 成翻身射燕,然后右手横扁担,左拳升起,拇指向着斗笠跨抬左腿一亮!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拳脚敏捷,优美伶俐,换来台下一片叫好声。
兰花花正跟着大伙儿鼓掌得起劲儿,冷不防耳后幽幽扫来吴蛇精的蛇信,“你小花哥哥唱的好?呵呵呵呵………”
卧底妈呀!兰花花吓得不成龙形魂飞魄散,连忙往角落一缩,哆嗦道“吴……邪哥哥,……”嘤嘤嘤求求你了别出来吓人了。
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小……花哥哥不是一般唱旦角的吗!!!”
“一般是,又不是一定。”吴邪品了口茶,““今天扮这石秀,别有用心啊……”
“……”兰花花。 你们聪明人讲话,真听不懂。
“等这出戏完……”吴邪垂眸,突然伸手一捉,“咦……比我预料的早……”
摊开手,是一只软萌软萌的粉色小蝴蝶,抱着吴邪的手指蹭啊蹭的,棕红的触须软软地搭在指尖。
“………”拉里来的萌物啊?!!
图样图森破,那是你小花哥哥出场自带BGM呀!
看着懵逼**小兰兰,吴小佛爷毫无形象的笑死在座位上。
刚进来的解小花:“……”好想打人。
哈哈哈泥萌不会以为解小花是蝴蝶吧?
不是滴……
待吴.真蛇精.笑点低.邪笑得差不多惹,包厢里的人轻咳出声:“小邪哥哥。”
“……”假笑太过肚子好疼。
“吴小佛爷?”(微笑jpg)
“咳,小九爷,莫气,”吴邪端坐起身,笑弯了眼,“逗着玩呢。”我只微笑着看你风骚。
来人正是吴邪的发小,解雨臣,也是台上那倾国倾城的花旦,俊秀多姿的武生(小生)。他人长的漂亮,眉目精致,整个人气质如兰,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偏生来得急不曾卸干净戏妆,眼波流转送飞红,颇有一丝媚意来: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白石歌》载)
然这般美少年,穿衣风格着实……
说不搭吧倒也不是,一身淡粉红绸料长衫,对襟立领盘胭脂蝴蝶描金扣,右侧按檀色蝴蝶穿银纽;最惹眼的,是自左肩延下的浴火凤凰图,金银按错,色如血染,气势极为磅礴,有诗云火火凤:“火烧艳艳,百鸟仪。”又赞曰:云中见祥凤,百鸟无文章!”凤凰之下,是朵朵祥云,颜色渐转绛红;衣片流动,整个凤凰图便栩栩如生,似凤鸣九天。
只是这衣装过于霸道,平常人压不住,解雨臣倒是压住了,却平生破了那淡雅之气,放出一股迫人之气来。
吴邪感慨了一下美少年进化霸道总裁的历程,抚手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小九爷找吴某何事啊?”
解雨臣冷笑道“收起你那恶心的语气。”
“小花~~”
“……小邪,”解雨臣强忍抽搐的嘴角,缓和语气,“你觉得我的戏好看吗?”
“别有深意。”
“本来没别的意思。黛玉葬花是初拟我演,最后那场四郎探母再由我镇场。”
“…石秀探庄有什么问题吗?”
“有,”解雨臣抖了抖他粉莲供玉的灯笼,笼顶袅袅升起青烟,一个小物件就这么悬浮在烟雾中,缓缓飞到吴邪跟前,“演石秀的艺人死了,因为这个。”
吴邪定睛一看,眼瞳狠狠地收缩,脱口而出:
“玲珑骰?!!”

空中,是一颗玉白骰子,面上刻着猩红的点数,细细观察还雕刻着一行小字。
吴邪不用看都知道,那是: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评论

热度(2)